DNF奶萝:深度解析多份留學數據報告,這些數據你真的讀懂了嗎?

2015-11-26 08:07:12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半根筷子   0條評論

dnf职业解析 www.svkvr.icu   大數據時代,大家都開始看數據了。但是數據怎么看?是不是我們每個人都能很好的理解數據背后的故事呢?在我看來很多留學行業里的同僚并沒有很好的做到這一點。

  每年的11月,都會有很多留學行業相關數據被釋放,其中Open Doors Report-簡稱ODR(門戶開放報告)是其中大家關注最多的報告。因為ODR 是留學行業里最熱業務國---- 美國的國際學生數據匯總。其中的意義不用多講。

  那么首先我們先看看ODR的一組關于我們中國同學的數字:

  

  表1

  其中大家最關注的數據,就是Undergraduate(本科學生)群體增長12.7%,Graduate(研究生學生)群體增長4%?;褂芯褪?24,552本科群體第一次超過120,331研究生群體。突然之間大家一片嘩然,各種解讀。其實大家在看數據的時候,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一個問題,就是這個數據代表了什么群體,增長到底是怎么算出來的。

  ODR的數據,并不代表新生入學,而是代表了整體在美國的群體。以Undergraduate (本科生)這個群體為例,包含了:大一、大二、大三、大四整體在美國的群體。比如說,2010年入學,在2014年畢業,這個時候14年的學生入學(簡稱14屆)。而2014年的增長是14屆入學的學生減去10屆畢業的學生,因為11屆、12屆、13屆都還在念大二、大三、大四,也就是實際的增長是4年前入學與當年入學的學生之間的差額。因此,這個統計數據會造成三年學生人數的延遲性。雖然這幾年去美國讀本科的群體一直以來在增長,但如果我們想象一下14年跟15年入學的群體做對比,數字一定比12.7%小非常多。

  而這個數據在Graduate (研究生)部分也體現得非常明顯。我們看一組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去年11月發布的International Phase III 2014 Report 的一組數據:

  

  表2

  由上述數據我們可以看出實際上在2013-2014學年,我國在美國就讀的研究生國際學生就已經出現負增長,呈-1%增長。而前三年的增長分別是:21%、22%、5%。

  接下來我們再看一組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 今年6月發布的International Phase I 2015 Report的數據:

  

  表3

  在14-15學年,來自于中國的申請數量下降了2%,并且從12-13年至今連續三年下降。申請的數量下降,至少說明申請熱度的下降。雖然不敢說一定最終14-15的入學數一定下降,但至少也說明了不會有4% 這么多的增長。

  而關于Undergraduate 的學生第一次超過Graduate 的學生,其實并沒有什么可驚嘆的。因為從單一學年入學的學生數量上來說,Graduate 應該還是超過于Undergraduate的學生的。本科的學生我們至少要在整體群體上除以4,而研究生的學生,去除那部分連1/3都不到的博士群體,剩下的碩士群體,大部分只用除以二,還有很大一部分本身就是一年的項目。所以我們看單一學年的申請來看,研究生的學生還是要多于本科的學生的。

  當然我更看重的是表1 中Non Degree 那一項,整體有8.1%的增長。這一項一方面代表著非學歷的短期培訓項目,如:certificate program 這類的項目,另外一方面也包含赴美讀高中的群體。整體來說,群體的增長并不迅猛。單單從數據的角度就可以說明低齡化留學的熱度并沒有市場所炒作的那么熱。只不過,低齡化的群體,一般都是高凈值群體,收費溢價更高,單體收費更高,當然這個并不是我們這里重點討論的問題,再此不多贅述。

  其次同樣是表1中,OPT 的增長,29.1%,這里更多看出的是,很多學生在畢業之后的第一選擇還是以留在美國本土工作為主。而CCG 的報告中體現出的這幾年歸國人員越來越多,還是跟整體幾大出國目的地有關系。如,英國,這種本來多就非移民國家的目的國,讀完書之后更多的是選擇歸國;以及澳洲,雖然是移民國家,但是這幾年移民的難度也越來越大,不能移民,當然就只能回來。當然,歸國還有很多因素,比如在國內的發展越來越好,國內的機會總體還是多于國外,以及很多學生的家庭人脈主要集中在國內等等。我們不能單一和片面的看待歸國人員數字變多了這個問題。

  其實去美國讀書的中國學生確實增速在減緩,這個并不是中國學生對美國的熱度在下降,而是整體留學人口的增速放緩所造成的。我們說留學這件事,市場有多大,無非就三點:1)人口基數;2)留學意識;3)富裕人口的數量。那么我們看看下面的表4,表4按照之前好未來對于留學人口的年齡段劃分15-25歲,具體數據來自于2010年人口普查數據,而留學人口數據來自于教育部。

  

  表4

  從表4 可以看出,在2007年,我國的留學潛在人口(15-25歲),達到峰值25,115.71萬人,隨后到2014年人口減少了3,600多萬至21,492.68萬人。而從2007年至2014出國人口在潛在人口中占比從0.06%增長了超過3倍達到了0.21%,平均1000人里就有2個人出國留學。

  我們說一直以來我們一直在吃留學人口意識開發不夠的紅利,所以雖然從2007年開始潛在留學人口開始下降,但是留學市場還是經歷了飛速的發展。但是時至今日留學意識在一線城市,和很多二線城市已經開發過度了。真正的增長爆發點轉戰三四線城市了。畢竟大部分留學生,都還是自費留學。所以,留學這事,還是有錢人的事情,或者至少是個中產階級家庭的事情。但是三四線城市的富裕人群的比例不高,當然不要去舉個例,說某某市有某某土豪。但是這種土豪的絕對數量卻是硬傷。北上廣,我們想找到家庭收入高于100萬的高凈值家庭,還是能一抓一把的??鑾?,研究生群體本身不需要這樣高凈值家庭的背景。

  當留學人口紅利不在,而很可怕的是,我國這幾年正在經歷近20年來的經濟低潮期。新增富裕人群的數量急劇減少,或者說原有富裕人群具有很強未來不確定性,以及原有富裕人群資產縮水等等,這些情況都會打擊出國群體的增長。比如說,在這一輪經濟低谷期,受沖擊最大的就是東南沿海的制造業。而東南沿海一直是出國留學的重要客戶來源,由于這兩年的經濟狀況不好,導致了東南沿海的低齡化客戶數量增速大大降低。畢竟去讀高中,是一件需要巨大經濟投入的事情。當然就這一點我們也不的不說北京低齡化人群去年有了一個比較大攀升,主要是由于北京收緊學籍政策打了很多家庭一個措手不及造成的。

  當然出國留學是本是雙刃劍,優點有太多太多,我們這里不多說。但是導致我們國內的人才流失嚴重。這當然也是出國留學發展到一個階段的重要變化。以前可能是學習不好的孩子上不了好大學甚至上不了大學,選擇留學出國;但是現在有很多是在國內本身就是可以去211或者985,但是依然選擇出國留學。這已經是海外教育資源與國內的教育資源的直接競爭了。

  當然國家對這這種情況的反應,一方面是抓高等教育改革,另外一方面就是直接用政策去調節。比如今年的考研政策的調整,就讓很多本身有可能選擇出國留學的同學選擇不再出國留學。以后凡是符合本校保研的學生,都可以自由的選擇投檔全國的研究生。這就意味著,如果我是一個不知名學校的學生,符合本校保研的政策,那么我理論上可能被清華的研究生錄取。

  而這一點不是可能,是一定會影響到研究生群體的發展。尤其是會影響到以美國研究生為主體的高素質研究生群體的增長。那么下一步,國家是否會出臺什么樣的本科錄取政策,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教育資源的戰爭已經開始了。而留學市場會放緩,留學市場的紅?;巡豢殺苊?。

  其實我本人特別期待著2015年出國人口數據,以及2015年CGS美國研究生first enrollment(新生入學) 的中國同學數據??純戳粞絲詰腦齔な欠袢縹宜て詰囊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