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課雜談(六):MOOC所引發的教育監管挑戰

隨著MOOC的發展,尤其是其商業模式的逐步清晰,伴之而來的法律及監管問題也逐漸呈現在政府及教育監管機構面前,盡管以往的監督重點是那些擁有大門與圍墻的實體學校,在互聯網迅猛發展的今天,在線教育所帶來的法規挑戰也為政府及社會帶來更多的反思空間。

2014/05/05 | by
慕課雜談(五):通心粉西部片與慕課

慕課同樣根植于現代大學教育并由信息技術催化衍生而成,面對眼前這樣一盤新鮮出爐的意大利通心粉,不知道象牙塔內的“西部片導演們”是何種心情,慕課模式的發展究竟會對現有的大學及教育機構造成種影響,是反哺還是反之?這個問題值得討論。

2013/12/23 | by
慕課雜談(四):edX的兩種合作模式

和大學合作方面,edX提供兩種模式,即大學自助開發模式(A類),和edX參與開發模式(B類)。后者的返點更高,成本也更大,對于慕課新軍們來說,如果上線某門課程付費預期低于2萬人,那么選擇A類更加明智。

2013/11/27 | by
慕課雜談(三)edX如何商業化?

雖然哈佛與MIT不差錢,edX也屬非營利性項目,但是AnantAgarwal教授總還是要想些辦法增加營收,不然到了下個財年,是否還有6000萬美元進賬,便是個問題了。印度人進行了諸多嘗試,其中一些也不乏透著獨特的商業智慧。

2013/11/18 | by
慕課雜談(二)知識網絡及慕課類型

慕課的分類版本眾多,個人比較推崇Clark Quinn的版本:斯坦福模式與社交模式。斯坦福模式側重提供相對正式且完整的課程及課后配套評測服務;交互式慕課則提供更社會化學習體驗,學生獲得學習材料后,利用社交媒體對學習內容及知識點進行相關討論,交換觀點以促進學習。

2013/11/10 | by
慕課的前世今生

MOOCs(慕課)算不上一個全新的概念,一個世紀前,隨著現代郵政體系的建立,函授教育應運而生,首度打破大學校園的疆界,美國大蕭條時,全美接受函授教育的學生人數是同期在校生的4倍。MOOCs就像是函授的數字化產物。

2013/11/04 | by